新时期幻想文学的兴起

2019-06-17 08:16

这些都是新时期儿童文学建构中的神话元素,人们要注重神话的启迪作用,好好地利用它来丰富孩子们的世界。神话是人类文明开启时产生的一种文化形态,它是智慧的结晶,它蕴含着丰富的文化与情感,如何合理地运用神话资源是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新的时期,儿童文学又有了新的内容,儿童文学是童真诗意的美好展示。在儿童文学的建构中不可能缺少神话元素,人类永远需要儿童文学,儿童文学永远需要神话元素。

摘要:神话是人们智慧的结晶,长时间以来神话的重要性一直被人们所忽视,直到最近人们才开始追溯性地进行反思,开始意识到原始智慧的意义。在这个过程中人们不难发现,神话在向儿童文学的发展过程中,呈现出了从隐性到鲜明性、从哲理内涵到性格特征、从单声到复调的转变特色。新的时期,儿童文学中加入了更多的神话元素,神话也有了新的内容,本文就对新时期儿童文学建构中的神话元素做进一步的研究,来阐述儿童文学神话的重要性。

j.k.罗琳在1997年出版了《哈利波特》系列第一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在以后的几年中每年都会有一个新的作品出现。《哈利波特》系列发行初期就受到了世界的普遍欢迎,它在文学创作的历史上是一个神话。它的出现使中国的小说家对于魔幻小说有了新的认识,并促进了这个文学体裁的成熟与发展。《哈利波特》是儿童文学中最成功的例子,它巧妙地将高雅的文化与大众文化结合在一起,创造出了一种全新的艺术表现形式,在更加深层的层面来讲:它改变了中国儿童文学作家对于儿童文学本质的认知。

在中国新时期儿童文学的发展进程中,人们可以清晰的看到神话对儿童文学创作的影响。这种影响具体体现在80年代中后期“探索文学”的寻根意识和梦境呈现、动物文学中展现出的野性生灵神话的特色、郑渊洁创造的童话“神话”“大幻想文学”的崛起、薛涛与曹文轩对神话题材的运用、“哈利波特”对中国儿童文学创作的影响等,下面就将对此做详细的分析与研究。

[1]爱德华泰勒.原始文化[m].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

[2]叶莫梅列金斯基.神话的诗学[m].商务印书馆,1990.

[4]叶舒宪.现代性危机与文化寻根[m].山东教育出版社,2009.

在新时期儿童文学创作中,“动物文学”得到了充足的发展。所谓的“动物文学”就是以动物为描写对象,写出适合儿童读者阅读的文学作品。“动物文学”的存在性就在于它真实地描写了与人类社会不同的动物世界的本相,唤起了人们对动物的热爱和友善的情感。如果只是简单地把人的性格植入动物的躯体之中,动物无非就成为了人的化身甚至是玩偶,也就相当于去除了“动物文学”的特性。当然,“动物文学”还必须要描写“动物与人类之间交流”,“动物文学”之所以称得上是文学,就是因为它与人类社会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如果完全割断了这种联系,其文学性也就被抹杀了。“动物文学”应该是“生态文明”的产物,是人们开始学会与自然界生物和平相处,共享自然资源时创作出的精神产品。

在新时期儿童文学创作中不得不提的就是薛涛和曹文轩,他们将中国古代的神话故事运用现代化的写作手法把情节写得更加生动,文笔也更加得优美。比如说,薛涛的《山海经新传说》突破了以往的创作局限,在最原始的主题下,大胆地引入了许多现代生活元素,创作出了具有鲜明现代生活色彩的长篇幻想小说。他们改变了人们传统意识形态里认知,是写作的重大突破。

[3]叶舒宪.中国神话哲学[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

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直到现在,郑渊洁与他的少儿杂志《童话大王》创造了中国儿童文学历史上的一个个神话:他自己一个人用了长达26年的时间撰写了《童话大王》,这是一项吉尼斯世界纪录;他的作品《童话大王》影响了中国几代的孩子,到目前截止这本书已售出一亿多册。这些都是很难被打破的写作记录,这是郑渊洁创造的成功,这本书的出现本身也就是一个“神话”。值得指出的是:郑渊洁童话中的神话元素并非来自于古代,而是立足当下展望未来,具有了现代科技神话的色彩。在他的童话中,奇特、丰富的想象满足了儿童对现代科学技术的好奇感,作品中所体现出的超越精神和浪漫情怀,在一定的程度上也满足了成人读者对完美生活的渴望与向往。

新时期中国儿童文学创作经历了一次70年代末的“大洗礼”之后,80年代初期就开始进入了批判现实主义文学时期,在此期间出现了一大批有文采的青年作家,给人们奉献了一大批优秀的作品,可以说这是新时期儿童文学创作的一个高峰。仔细回想八十年代的中国儿童文学,会发现它们都具有一个鲜明的特点,那就是向儿童文学之源的民间文化的回归,这也就揭示出民间文化的深厚生活底蕴。80年代的后期,中国儿童文学出现了一批探索性的作品,对于这种探索性作品的存在性在一开始就引发了激烈的争论。但是从现在来看,这些作品对于开拓儿童文学的题材领域还是有自身的价值的。中国儿童文学的“寻根”,延续了曹文轩在80年代初期文化关怀的主题,这些作品有意识地淡化了一些故事情节,大胆地尝试现代派的艺术表现手法。这种加重作品思想含量的想法促使这些青年作家们开始探索新的表现领域,吸收新的艺术精华,这在某种程度上就有意无意地接通了儿童文学与民间文化之间的血脉联系,这是伟大的创作尝试。追求神话色彩的作品主要是通过“梦境”来创作,梦是与原始神话有着最为直接联系的人类深层次心理活动。美国著名的神话学家约瑟夫坎贝尔这样形容到:“梦是个人化了的神话,神话是消除了个人因素的梦”。这种通过梦的方式来探索“童心世界”的奥秘,可谓是领悟艺术真谛的正确选择。

幻想与神话有着最为直接的血脉联系,可以说,幻想是神话的灵魂。在20世纪末期,幻想文学开始兴起,逐渐地登上了儿童文学创作的舞台。新时期幻想文学的兴起,是神话元素在儿童文学创作中的重要体现形式。方卫平教授对于新中国建国直到新时期的中国儿童文学创作的一个整体性评价就是“缺乏想象力”。可以看出,这个时期的人们已经开始慢慢的注意到幻想文学的重要性。随即在历史上就出现了“大幻想文学”,人们立足现在来看这些“大幻想文学”作品,就会发现大部分的作品都显得不够成熟,主要表现在幻想元素与现实描写的衔接显得龃龉、生硬,出版后并没有得到社会的强烈反响。